最新的黄色片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尤八战黄蓉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488aa   这日时近黄昏,商队便停下不走了。尤八上前向商队领路人询问一番,回来对黄蓉说:“兄弟,领路的老王说前边峡谷陡峭难行,常有商旅夜间心急赶路,不慎跌入悬崖,故而须得明日天亮,再行出发。”   黄蓉正要回话,却见柳三娘和那华服公子向路边密林深处走去,尤八见黄蓉不答话,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柳三娘和那华服公子进了密林,不由拍拍黄蓉的肩膀,道:“这骚娘们肯定是忍不住,和那小白脸到那林子里快活去了。”   黄蓉道:“那也不一定,没准是人家另有其他事呢?”   尤八凑到黄蓉耳边,嘿嘿淫笑道,“怎么样?黄兄弟,我们也跟上去瞧瞧?”   说着一拉黄蓉,向柳三娘走的方向行去。   黄蓉本想在此休息,转念一想,这柳三娘和华服公子一路上太平无事,这时却脱离商队,难保不会有什么阴谋之事,又怕尤八冒冒失失跟上去,反送了性命。   便和尤八两人一同进了林子。   二人远远缀在柳三娘和华服公子身后,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忽见眼前一片开朗,这山中竟有一片平阔的土地,一道山溪潺潺而流,西侧是一片高耸的悬崖,靠着悬崖竟立着一座小庙。   黄蓉不想这深山之中有这样一座小庙,正在想这其中是否有诈,身边的尤八却兴致勃勃,向庙中走去,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道:“运气不错,今晚不用露宿,叫庙里的和尚炒几个热菜,我们兄弟来个把酒夜谈。”说着,还向黄蓉拍拍身上的酒囊。   黄蓉一把抓住尤八,示意他不要说话,二人悄悄走到庙边的窗户,探头一瞧,只见庙里青烟缭绕,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和尚正在念佛,柳三娘和那华服公子却是半个人影也无。   “乖乖,怎么没见那骚娘们和小白脸?”尤八挠挠头,对黄蓉说到。   黄蓉又仔细的看了看庙中的情形,发觉并没有可以藏身之处,于是便拉着尤八走进庙中。   “小师傅,这儿只有你一个人吗?”黄蓉问道。   那小和尚回过头来,二人一见,不由心中暗自喝彩,只见这小和尚生的粉雕玉琢,竟似一尊瓷娃娃一般。这小和尚向二人施了一礼,道:“小僧明空,这儿只有我师傅和我二人,二位施主,有什么事吗?”   黄蓉又问:“小师傅,刚才是不是有一男一女来过?”   小和尚明空点点头,道:“不错,刚才是有一位公子和一位女菩萨来过。”   说到一位女菩萨时,这小和尚神色忸怩,竟似有些不好意思。   黄蓉见了暗自好笑,想这小和尚定是常年在山中,没怎么见过女子,见了柳三娘,把她当成了女菩萨。   尤八大大咧咧的问道:“那他们人呢,你师傅在哪儿?”   小和尚明空看来也甚是天真,不谙世事,对着两个陌生人老老实实的回答:   “我师傅和那两位到后山的寒泉谷去了,要明天晚上才能回来。”   黄蓉问道:“他们去那里干什么?”   小和尚道:“师傅在那里种了天阳草和寒参,他们去那里采药了。”   尤八听到三人采药去了,也没什么兴致,便道:“小和尚,我们晚上在你这儿借宿一宿,你看方不方便?”   “这~”明空犹豫了一下道,“我们这里只有一间睡房,是我师傅睡得地方,他出去房门便上了锁,此外便只有我睡的练功房了,两位要是不嫌弃,我们三人挤一挤,到还行。”   尤八一听,便和黄蓉说到:“兄弟,反正回去也是啃干粮,露宿一夜,你看,要不就在这儿挤一宿?”   黄蓉犹豫了一下,便打定主意,向晚上潜入老和尚的房中看看有什么线索,便道:“哥哥做主便是,小弟奉陪到底。”   “既如此。二位施主请随我来。”明空领着二人向后方走去。这佛堂之后便是主持的禅堂,走过禅堂,便是一处天井,只见一条暗暗的走廊直通悬崖。   尤八叫道:“小和尚,怎么走到悬崖里去?”   小和尚明空摸摸光头,笑道:“这悬崖下面本来有个洞,师傅把它改建成了练功房,我平时就睡在那儿。   三人走进练功房,只见这山洞口甚小,只容一人走过,但内腹却很大,就像一个田螺壳一般。这洞仿佛天生,四壁光滑,竟连一丝缝隙也找不到。   尤八和黄蓉看了暗自称奇,尤八忍不住叫了一声,却听这一声叫在洞中回荡,激起一连窜的声波,渺渺不绝。不由吓了一跳。   小和尚道:“二位施主,这个洞中不能高声说话,不然回音荡漾,反而会听不清楚。”   尤八奇道:“好怪的山洞,咱今天也算开了眼界啦!不知道为何要把练功房设在这儿?”   明空道:“师傅说,我练得功法,格外需要宁心静神,这个山洞对禅定很有好处。”   三人说说笑笑,在洞中吃了晚饭。黄蓉在谈话中旁敲侧击,却问不出什么来,只知道这明空是这儿的主持收养的孤儿,不免心中有些失望。尤八却嫌这寺中饭菜太素,草草吃了几口,听小和尚说东面的林中有松鸡出没,便兴冲冲地出门,打算捉几只来打打牙祭。   黄蓉正想要如何趁小和尚明空晚上熟睡,到主持屋中查看,却见明空从角落里挪了一个香炉出来,放在床边,又拿了一些药材,放入香炉,转头对黄蓉说:   “这位施主,小僧平日这时都要练功,须得香炉中烧药材,吸取药力,施主恐怕闻不惯,要不请在外堂稍待如何?”   黄蓉见这粉嫩的小和尚却一本正经的对自己说要练功,不由好笑,正待答应,脑中暗思,“也不知道这庙中人是何来历,这小和尚练功,倒正是个好机会,说不定能从他的武功中看出些来历。”便笑道:“小师傅不必客气,我本是药材商人,这药味早就闻惯啦,不妨事。”   小和尚明空一直在这庙中,也不知道练武之人练功最忌讳一旁有人,见黄蓉说不妨事,便将炉中药材燃起。   只见火光一闪,那药材便在炉中升起一股青烟,一种香甜的气味充满了整个山洞。   黄蓉嗅了几下,顿觉周身暖洋洋的,不由自主的便放松下来,心知这药材的珍贵,便问道:“小师傅,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小和尚道:“我师傅说我练得是天竺的‘欢喜金刚罗汉金身大法’。”   黄蓉听闻这古怪的名字,心中不由一突,却见明空脱了上衣,从床边的柜中拿出一罐药油,正往身上抹。   明空道:“施主,帮我在背上抹些药油好么?”   黄蓉接过药油,只觉一股淡淡的腥臭之气扑面而来,她问道:“这药油的气味怎么这么难闻?”   明空道:“这药油乃是师傅采集数十种大蛇的精华,熬制而成,十分难得呢。   据我师傅说,不光对我的练功有用,对女子的皮肤更是保养的无上圣品。不过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黄蓉“扑哧”一笑,这小和尚天真可爱,长得又像粉团一般,不由激起她的母性。她拿起药油,便帮明空抹在背上,触手处只觉明空的皮肤光滑细腻,竟比自己年轻时的皮肤还要嫩上几分。不由对这药油起了几分心思。任何女子也无法抗拒这种天性,黄蓉也不例外。正想着怎么弄些回去,又转眼一想,说不定主持房中便有这药油的炼制药方,要是找不到,便向这小和尚讨要一些。   正在想处,只听一阵衣物的“西索”声,明空竟脱了个精光,站在黄蓉面前,把药油抹遍了全身。   黄蓉吃了一惊,不过也没放在心上,这小和尚明空也才十一二岁,对她来说还是个孩子。只见明空站到洞中,摆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姿势来。   黄蓉以前听说少林寺的易筋经中便有不少古怪的姿势,这明空所练的功夫姿势如此古怪,看来是天竺武学无疑。   正想着,只见这小和尚明空摆了一个类似铁板桥的姿势,双手反握在小腿处,顿时把那小鸡鸡露在黄蓉眼前。   黄蓉见这小和尚明空的小鸡鸡白白嫩嫩,脑中竟浮现出那日尤八那根粗壮黝黑的大阳具来。顿时觉得心中一荡,忙强摄心神。但不知怎的,这心中的欲念一起,便如燎原的大火一般,席卷全身。不但浑身又软又热,胸前那被白布裹住的乳房,更是涨得厉害。那阴户中一阵阵的骚动,不知不觉这底裤便有几分湿意。   这时耳边传来明空的吸气声,黄蓉抬眼看去,不由“啊”的一声惊呼出来,只见明空那白白嫩嫩的小鸡鸡,竟不知何时变成的一根竖的笔直的大淫具。那长度和尤八的阳物不相上下,但因为周围没有阴毛,看起来似乎比尤八的阳具更长。   这阳具周身青筋盘绕,却不像成人的阳具那样黑,通体白里透红,顶端的龟头更是比尤八大上几分,涨红的如同一枚血卵一般,让人一见就觉得散发着惊人的热力。   黄蓉被这小和尚身上阳具惊人的变化给惊住了,只觉得这根大阳具竖在明空小小少年的身子上,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又有着说不出的淫靡。   这根阳具仿佛有着神秘的魔力,黄蓉竟不知不觉走到明空身边,伸出手去,轻轻的握住。   “啊——”明空发出一声惊叫,原来这明空小和尚练的“欢喜金刚罗汉金身大法”原是天竺佛教欢喜宗的无上秘法,练到高深处,身体的形态、颜色都会发生变化,周身会散发一种异香,对女子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但在未练到大成前最忌遇到女色。小和尚的师傅曾经告诫过他,不过明空涉世未深,也不知道世上有易容术一说,见两人都是男人,便没往心里去。   殊不知这黄蓉的手一触到明空那大的惊人的阳具,阴阳相吸之下,异变突生。   明空立即觉得一只冰冰凉凉细腻柔软的小手握住了自己身上那根直挺挺的阳具,脑中顿时“轰”的一下,原本运转全身的功力竟如洪水一般,汇入丹田,直逼会阴。   黄蓉听得明空惊叫,才回过神来,发觉明空已经软软的瘫倒在地,她心知不妙,赶忙把明空扶到床上。只见明空混身血色全无,那根阳具却又大了几分,棍身变得血红,直挺挺的翘着,并从马眼处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   黄蓉慌忙问道“小和尚,你觉得怎么样?”   明空身子瘫软,无法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黄蓉。黄蓉见明空无法说话,又把视线转向那握在手中的粗壮阳具。那股异香一入鼻,便觉如同火星遇到干柴一般,本来便在小腹处蠢蠢欲动的情焰,顿时燃遍全身。   黄蓉心知不妙,那欲火从小腹直烧到心底,仿佛要把她烧成灰烬一般。她只觉周身无一不热,那双乳和下身更是肿胀奇痒,不由自主的便撕开了衣襟。那赤裸的双乳一遇到冷冷的空气,虽然减去几分燥热,但却愈发显得敏感,嫣红的乳头高高翘起,硬的如同宝石一般。   “啊——”黄蓉口中发出细细的呻吟,觉得手中的大阳具“突”“突”的直跳。下身阴户中的瘙痒越发的难忍,不由得便解下中裤,露出那如同满月般雪白丰满的屁股来。   黄蓉一解下裤子,便听得身后轻轻传来一声异响,回头望去,却又不见动静,便又把注意力转回小和尚身上。   原来这声异响竟是去寺外松林捉松鸡的尤八发出,他在松林转了几圈,也没发现什么松鸡,便懊恼的回来,刚走到门外,便听到黄蓉发出的那一声呻吟。   那声音虽轻,可尤八却听得清清楚楚,经验丰富的他一听便知是妇人动情难忍的呻吟。不由便停下脚步,就着门缝往里望去,只见明空小和尚赤条条的躺在地上,下身的阳具大的惊人,直挺挺的一跳一跳,似乎散发着无穷的热力。而那黄兄弟却上身衣衫半解,露出一对丰满翘挺的奶子,下身赤裸,露出那浑圆肥厚的屁股来。那屁股形状如同一颗丰满的桃子,肥美多汁、白里透红,纵是尤八玩过众多美妇,却也想不出哪个及得上眼前的这个美臀。   尤八心道,原来我这黄兄弟却是个女人装扮的,怪不得生性爱洁,行动举止文雅秀气。听说江湖上有些貌美如仙的女侠,喜欢易容装扮成男子行走江湖,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不知道这黄兄弟是哪位女侠所扮?她说她姓黄,莫不是名满天下的武林第一美女郭夫人黄蓉?   尤八心中胡思乱想着,眼睛却没有一刻离了黄蓉。只见这“黄兄弟”撅起肥大的屁股,颤颤巍巍的便跨坐到小和尚的身上。那屁股正对着尤八,只见肥美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顿时把那饱满湿润的阴户露了出来。那萋萋的芳草竟从胯下一直延伸到股沟,显露出女人原本天生的性感多欲来。   黄蓉一坐上小和尚的身子,便迫不及待的将阴户凑向小和尚的大阳具。只见她伸手捉住了那阳具,将屁股一撅,便将大半个龟头吞入阴户中。那龟头一触,便如同吞了一团火,那热量直透全身。黄蓉一咬牙,将肥大的屁股往下一沉,只听“滋”的一声,那根粗壮的阳具便全部没入了黄蓉的身子。   “啊!”黄蓉只觉阴户中又酥又痒,火热的阳具仿佛要把整个身子撑开,她实在忍不住那一插之下的快感,不由得便发出一声淫叫。这一声淫叫在洞中回荡起伏,竟连绵不绝,听在尤八耳中,如同天籁一般。   黄蓉开始上下套动肥美的屁股,发出一阵淫靡的“啪,啪”肉体撞击声。   “啊啊——啊!啊!啊!”黄蓉的口中发出一阵无意识的呻吟,尤八望去,只见明空那巨大的阳具在黄蓉的套弄下越发的粗大,一股股淫水顺着棒身湿湿答答的流下,黄蓉屁股起落的一瞬,可以看到那白皙丰满的阴户被带出小阴唇里面的粉红嫩肉,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莹莹反光。   “哦哦!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啊啊!——”随着那声“啊!——”的长音,只见黄蓉的头使劲后仰,肥大丰满的屁股死死地向下一阵乱扭乱顶,接着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只见高潮过后的黄蓉全身无力的趴在小和尚明空的身上,两只肥腻的乳房将小和尚的脸死死的埋住,山洞中犹自回荡着黄蓉刚才那淫绝的浪叫。   黄蓉正喘息着,混身酥软,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只听见身后“啪”的一声,一只大手打在了还在高潮余韵中颤动的肥美屁股上。   “啊”黄蓉一声惊叫,回头一看,正是尤八,只见他浑身赤裸,胸前黑毛遍身,挺着一根不亚于小和尚的淫棍,正扑在自己身后,挥着那黝黑的大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搓揉拍打。   黄蓉正沉醉在高潮泄身的快感之中,忽觉一双粗糙的大手抚上自己高翘的丰臀,回头一看,正是去而复返的尤八。   虽说已与尤八有过春风一度,但当时尤八不省人事,黄蓉自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此刻自己正翘着屁股骑在小和尚身上,下体还插着小和尚那根大阳具,女性的私密之处被尤八看的清清楚楚,自己的玉体竟然以如此淫秽的形态暴露在尤八这个粗人的眼中,尤其是想到自己刚才在小和尚身上的浪态全被尤八看到,那种女性的羞耻感自然占据了黄蓉的心头。这种羞意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黄蓉那修长的玉颈和洁白的肩背都泛起了一阵红晕。饶是黄蓉平日智计过人,此时也仿佛寻常妇人一般,竟然头脑一片空白,动弹不得。   尤八虽是粗人,但也在江湖上混迹多年,称得上是粗中有细。他刚才在门外偷窥时便怀疑这黄兄弟是带了江湖传说中的人皮面具,此时一见黄蓉如同大家闺秀偷情时被捉奸在床一般,更是发觉黄蓉脸上有异,不由伸手向黄蓉脸上摸去。   黄蓉见尤八伸手向自己摸来,不由身体一缩,想躲开。不曾想自己的肉屄里还顶着小和尚的那根大阳具。此时身体一动,那粗大的龟头顿时磨得肉屄发痒,不由身子酥了一半,不仅没有躲过尤八的大手,还从小和尚身上翻了下来,仰面倒在了地上。   黄蓉翻过身,便见到尤八那对牛眼直勾勾的钉在自己的脸上,大口张开,嘴角快要流出蜒来,嘴里好似舌头打结一般,含糊的说道:“黄……郭……郭……夫人!”黄蓉一惊,眼光落在尤八的手上,只见尤八手上捏着一张薄如蝉翼的东西,正是戴在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心知自己身份已被尤八知晓,不由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尤八一见黄蓉那清丽如仙的脸庞,想到几年前在襄阳城中见到她时那高贵端庄的仪态,此时却衣衫半解,躺在自己面前,不由一股欲火直冲头顶,一个虎扑便扑上了黄蓉的身子。   黄蓉刚想推拒,便觉自己的身子被尤八的那健壮的身体压住,一股雄性的气味直冲鼻端,胸前的双乳更是被尤八那双粗糙的大手搓摸揉捏,传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体内刚刚消退小半的欲火,又高涨起来。身子懒洋洋的,不愿动弹,空有一身内力却是有力使不出。   “唉,真是前世的冤孽……”任凭黄蓉平时如何贞洁,但既然前次已与尤八有过交欢,此时抗拒便已不是十分坚决,加上自身春情勃发,没有多久,便半推半拒的被尤八扒光了衣服,如同一只大白羊,躺在了尤八的面前。   尤八果然是花丛老手,一边口舌并用,一边“仙子、美人”乱叫,平日对付深闺怨妇的一套手段使出,眼见黄蓉不再抗拒,心中不由大为得意。想不到这天下第一美人“,大侠郭靖的夫人竟赤条条的躺在自己身下,此番奇遇,纵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黄蓉跨下早已经爱液横流,随着急促的娇喘,欲火愈烧愈高,忍不住嗯的的应了一声,旋又转为呻吟,这男子的手早熟练地滑到她肥白丰满的臀部,肆意抚弄着除丈夫郭靖外从未有人曾入侵的禁地。   尤八接着将大手划向黄蓉那早以及湿润不堪的肉屄,在那妇人最玄秘诱人的部分揉弄、挑逗着。黄蓉星眸半闭,任由尤八为所欲为,偶然无意识地推挡一下,但只有象式的意义,毫无实际的作用。   尤八精神抖擞,心说前日在酒楼向黄蓉吹嘘自己“伏凤十八招”如何了得,这“黄兄弟”还似不信,这番要好好用在她身上,让她终身难忘。想到这了,尤八双手一掰,便将黄蓉那修长有力的大腿撑开来。那平坦结实的小腹下一片萋萋的芳草。白皙饱满的肉屄如同一个馒头,高高隆起。一片乌黑浓密的芳草中,隐藏着两片嫣红肉唇,依然如少女般的粉红,又软又嫩,似乎一弹就要渗出水来。   那颗鲜红的浑圆蚌珠好似小手指尖般大小,骄傲的挺立在蜜唇顶端。娇嫩的肉缝中已是非常湿润,颇见水光。   尤八挺起粗大的阳具,用他巨大的龟头在黄蓉湿淋淋的阴户来回摩擦,感受着肉屄的美妙滋味。尤八叫道:“好美人,哥哥要插进来了。”边说边摆动屁股,缓缓推进。   黄蓉湿漉漉地阴门滑腻无比,爱液早已湿润了尤八地龟头,男人地巨物终于要插入了。黄蓉紧张中竟然有些许微微地期待,仿佛与郭靖地新婚初夜一般,口中却喃喃道 “不要……不要……啊……”尤八将黄蓉地修长结实玉腿分到最开,屁股向后微撤,然后猛地用力向前一挺,黄蓉地眉头微耸,“啊”的一声,秀口圆张,只觉得尤八仿佛一直插到了郭靖从未到过的最深处。她闭上勾魂地秀眸,终于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双手也环上了尤八的汗水浸湿的脖子。   终于完全占有怀中的美妇,尤八兴奋的全身颤抖,感到黄蓉地下体是那么的湿滑紧凑,火热的肉壁将大肉棍紧紧地包裹住,狭窄阴道挤压着肉茎,龟头顶在妇人那微颤抖动地娇嫩花心上,美妙绝伦地感觉,让尤八几乎忍不住快要射了出来。这快感刺激的尤八在喉头发出一阵嘶吼,随即伏在黄蓉身上,用力的挺动起来。   黄蓉虽然前次和尤八交欢,刚才又在小和尚身上交合。但尤八这充满力道的一刺,还是让黄蓉感觉到了不同的快感。随后尤八一阵挺动,那种被男人重重的压在身上,胸前丰满翘挺的乳房被男人宽阔多毛的胸膛蹭磨着,更是让黄蓉感到一种被男人宠爱的安全感,仿佛自己是躺在靖哥哥的怀里。   随着尤八那粗壮的阳具在黄蓉的体内抽动,黄蓉的小嘴半张,发出一阵阵宛若天籁的低吟来。那修长白皙的大腿,也不知何时,缠绕上了尤八的粗腰。   “啊……啊……轻……轻些……”洞中充满了男欢女爱的喘息,那轻轻喘息和低吟在洞中被光滑的洞壁所反射、放大,又传回两人的耳朵,使得二人的情欲更加浓烈。   “啊……不行……不行了。”随着一声娇呼,黄蓉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尤八看着名满天下的黄蓉被自己干的秀发散乱,达到了高潮,不由心中得意,他搂着黄蓉的肩膀,手中拨弄这黄蓉殷红的乳尖,笑道:“郭夫人,小的服侍的还好吧?”黄蓉闻言,不由羞态毕露,缩在尤八怀中,半天不肯抬头,只是低声羞道:“你这冤家,得了便宜还卖乖……”尤八得意的嘿嘿一笑,道:“乖乖……心肝……看我接着好好服侍你!”伸手抬起黄蓉的俏脸,将大口重重的吻向黄蓉。黄蓉刚想躲开,尤八却坚决的又把她的脸扭了过来。黄蓉心道:“罢了,身子都便宜了这个家伙,还有什么好躲的。”微微抬起头,尤八的大嘴顿时盖在黄蓉的樱唇上,粗大的舌头伸入允吸着黄蓉的灵舌,两人的口水顺着嘴角流成一条丝线,真有说不出的淫靡。   尤八心中大喜,知道失身的妇人若是愿意与你热吻,心中便再无抗拒之意。   这天下第一美人,自己可以好好消受一番了。   尤八将黄蓉翻过身来,双手在黄蓉又肥又大,白皙翘挺的屁股上搓揉,一边将肉棒在黄蓉股间乱蹭,道:“‘黄兄弟’,还记得为兄在酒楼上曾与你说过一招神龙摆尾吗,此时为兄正好为你细细演示一番。”说罢,尤八大手一拍,只听“啪”的一声,黄蓉的肥白的屁股上顿时多了一个红红的掌印,“把屁股翘高些!”   黄蓉羞得把头伏在地上,肥大的屁股却不由自主的高高翘起。尤八用力一挺,那粗黑的肉棒便又一次没入了黄蓉的身体。   “噢……”黄蓉发出一声充实满足的呻吟,那火热的肉棒把肉屄牢牢的撑开,深入到郭靖从未到过的深处。那种酥麻如电的快感让她觉得“街上公狗干母狗见过吧?”尤八知道越是身份高贵的女子,往往在交欢时说些粗俗的话语越发有刺激催情之效。尤八这招屡试不爽,他一边大力挺动,一边拍打着黄蓉的肥臀,嘴里更是“郭夫人,小母狗”的乱叫,只觉黄蓉在他胡言秽语下,肉屄紧缩乱颤,呻吟更是不绝于耳。   尤八手伸到黄蓉身下,握住黄蓉的巨乳,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黄蓉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   黄蓉从来没有和郭靖试过从背后插入,这种后背的性交姿势比正常插得更深更猛,而且像动物交配般充满兽欲,来自身后有力的撞击让她感到又新奇又刺激。   “啊、好深……好强……又顶到了……不要那么激烈……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慢、慢一点……,求求你不要那么激烈……”在黄蓉发出的连连浪叫声中,尤八像一头发情的公驴般从后面挺腰连续抽送,他结实的胯间和黄蓉肥美的丰臀不断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声响,汗珠和淫液随声飞溅!   “看我的‘飞龙在天’!”尤八将黄蓉的身子稍稍提起,跪爬在地上,肥臀高高翘起,阳具紧紧插入黄蓉的阴户中,双手一扒黄蓉双肩,一用力下肢便腾空而起。   如尤八先前所言,亏得黄蓉练过武功,屁股又肥又大,要不然还真撑不住尤八这粗壮的身子。不过这“飞龙在天”果有一番奇趣,黄蓉轻咬银牙,一边忍着尤八一翘一翘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一边努力将肥大的屁股向上又摇又顶,发出淫荡的浪叫。   干到兴起的尤八从黄蓉背上下来,将黄蓉的双腕擒住向后拉起,迫使她的上半身从地上挺起,一对雪白饱满的天然巨乳立刻晃动个不停。随着每一下又快又狠的抽插,那对乳尖高高翘起的巨乳也上下左右地激荡起来!   尤八此刻兴发如狂,这端庄幽怨的熟美妇人在他的胯下发出娇嗲淫靡的呻吟声。他放开黄蓉的双腕,身体向前贴在女体流满香汗的后背上,伸手抓捏住那对晃荡不停的巨乳,大力搓揉着,并出声道:“怎么样?郭夫人,舒服吗?”   “啊……舒、舒服……我实在受不了……啊……我又、又快要泄了……啊……”见黄蓉又快达到高潮,尤八又加速猛烈抽送起来,他两手加大力度地揉弄着黄蓉胸前不住晃荡的巨乳,下身膨胀到极点就要爆发的巨根一下比一下快速凶猛地深深撞击入。   “啊……”黄蓉高高仰起秀脸,从张成圆形的秀口中发出一声淫荡的浪叫,屁股死死的向后顶起,冲上今晚的第三次高潮!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袭遍四肢百骸。高潮的余韵把黄蓉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成熟而美丽的肉体在愉悦的快感下颤抖不已。   随即,尤八猛地抽出深插入的巨根,抓住黄蓉雪白肥腻的屁股,大量黏稠浓厚的精液喷射而出,淋在黄蓉光滑的玉背、丰臀上。   “啊!——”黄蓉感到火热的精液淋在自己的玉体上,强烈的刺激让她发出第二声长叫,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肥熟美妇的全身。整个人趴倒在地上。她那对丰满硕大的乳房压的扁扁的,肥白的屁股高高的翘起。   尤八虽然射了一次,但心中的欲火反而更加炽烈。他盯着黄蓉高高翘起的屁股,伸出右手在黄蓉湿淋淋的下身抹了抹,将中指涂满了滑腻的粘液,随后扒开了黄蓉肥厚的屁股,指尖上下来回轻抚着黄蓉那紧缩的菊花。   “别!——好脏,……”那从来不曾让任何男人包括自己的丈夫郭靖在内侵犯的领地,如今被尤八用手指挖弄着,黄蓉羞愧难当的挣扎起来。   尤八却道:“郭夫人,你这身上没有一处不是冰清玉洁,我尤八能舔上一舔,也是我尤八几世修来的福分。”说罢,俯身将脸塞到黄蓉丰厚的屁股上用舌头舔了起来。   黄蓉听了不由心中感动,又想到原来尤八说过“杠上开花”的招式,心中不由暗暗期待起来。   男人舌头舔到菊花的感觉,使黄蓉不自主地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淫秽感,尤八的手指则不老实地一面不停挖弄湿淋淋的肉洞,舌头同时转向上方的花蕾上攻击。   “唔……真是好漂亮的屁股……”一边轻抚着,一边不由出口称赞,尤八真有种爱不释手的冲动。尤八虽然上过不少女人,但像黄蓉这般漂亮浑圆的臀型却是他生平少见,洁白得犹如雪块云团凝结而成,触摸之时紧翘中自有柔软之处,这般手感前所未见。   “哎……”身子一阵轻抖,黄蓉只觉心儿狂跳。尤八表面粗俗,可床上的他看来却是通晓风情之辈,当他粗大的手指湿润地叩进了菊花蕾,缓慢而强力地搓揉着菊穴口时,黄蓉忍不住浑身颤抖,菊花蕾更是本能地收缩起来,偏偏背上被他大手压住,只觉紧致的菊花蕾渐渐酥软、渐渐敞开,娇羞无伦的心竟渐渐浮出了一丝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期待,偏偏随着他的手指滑动,菊花蕾渐渐绽放,她的丰臀也款款轻扭起来,心里那丝期待愈来愈强烈,羞得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嗯……差不多了……”感觉身下的黄蓉那窄紧的菊花花办吸住了自己的手指,尤八不由轻轻抽插起来,异样的刺激只令黄蓉身子颤抖不休,可初绽的菊花蕾却亲密地吸紧了自己的手指,在透出了她的需要,尤八心中不由大喜。   郭大侠不懂得女人的乐趣,今天我就让郭夫人尝一尝这‘杠上开花’的美妙滋味吧!“尤八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粗壮的阳具对准黄蓉的菊门,屁股向前一挺,便将龟头挤了进去。   “啊……不要……”黄蓉惊呼一声,娇躯忍不住颤抖,只觉屁股被坚硬火烫的肉棍强行撑开,如裂开一般,火辣辣的酸胀无比,让她全身都不自觉紧缩起来。   “呜!……”一阵似快乐似痛苦的悲鸣从黄蓉的口内应声吐出。   当整个龙头强挤进女人的体内后,尤八立时用手紧抱着她的两股肥臀,以防被她抛脱!黄蓉的后庭通道刚才在尤八的手口挑逗下此际虽然已有些许湿润,但这从未被开辟的羊肠小道实在狭窄非常,直夹得尤八胀硬的小弟弟也隐隐微痛。   黄蓉只觉菊肛被尤八的大阳具一点一点地顶开、一点一点地撑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痛楚酥软之间喉中声声哀吟,只觉尤八继续挺进,她也只能轻轻晃扭雪臀,以助他款款深入、直至没顶。   尤八全根尽入之后便即停住,连动也不动一下,只享受着窄紧的菊花蕾那紧紧吸啜,似是一点不肯放松,巨龙被吸紧得像是随时要窒息的快意。   他虽是不动,但巨龙挺挺地将黄蓉的菊肛撑开,黄蓉咬紧了银牙,勉力放松娇躯,让雪臀不至夹得那般紧,但黄蓉仍是不敢稍动,只怕会愈动愈痛。没想到此刻插入菊蕾的巨龙却动了起来,尤八双手按住她臀瓣,不让她痛楚挣扎,只是虎腰上提下入,巨龙缓缓动作起来。   直到此刻黄蓉才感觉到,尤八阳具上头沾满了之前两人交欢流出的春水花蜜,既润且滑,插入时虽是撑得她股间生疼,可那多半都是撑开时的感觉,巨龙在体内抽插磨动之间,却感觉不到怎么痛楚,反倒是润滑的感觉渐渐强烈。   抽插之间一股股奇妙的快意直冲芳心而来,菊花被抽插撑饱的满足,惹得黄蓉竟然渐渐呻吟出声,肥臀款轻轻扭动;见黄蓉如此尤八知他已动了兴,抽送中不由愈发快意,虽称不上狂抽猛送,却也力道十足,次次插到尽根。   痛楚混着巨大的快感,强烈地席卷了黄蓉周身,被那强烈感觉冲击的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见黄蓉这般投入,肥臀之中的菊肛夹吸间充满力道。尤八双手托住黄蓉雪臀,就把她这样上下抛送了起来,柔嫩的菊肛越发奇痒难忍,酥麻的快意直透芳心,整个人都被浓浓的淫欲所攫,再不克自持。   “好人儿,再快再用力一些啊!干死我吧!”黄蓉口中发出似泣似怨的娇吟,混在尤八的喘息声之中,令洞内缭绕着淫靡的音乐。   在黄蓉身上骋驰数刻,尤八感觉自己已进入快要出精时刻。仰头叫道:“郭夫人,我再忍不住了,我要出来了!”说着用尽全身力度疯狂挺送,大喊道:真的不行了!要射啦!…射啦!……噢!“话声刚落,尤八下身向上猛挺一下,黄蓉胸前那对肉球被他十指深深握抓着,尤八感到自己的阳具抵在黄蓉那肥美柔嫩的菊肛之中不停地跳动。   火烫的精液犹如电殛般打在菊肛深处,刺激得令黄蓉竟也登上了今晚的最高潮,她发出一声绝美的淫叫,上身高高仰起,仿佛是一只被射中的白天鹅,肉屄射出一股浓烈的阴精。好一会儿,两人才都软了下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尤八心知恐怕过了这一夜自己就再也没有和这名满天下的美人交欢的机会了。   因此鼓起余勇,几番酣战,将黄蓉干的连连讨饶,直到再也支撑不住,这才抱住美人,将已经有些发痛的阳具深深泡在黄蓉那温暖的肉屄内,昏昏睡去。 |||左牵黄,右擎苍,老夫聊发少年狂!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